盛世嫡妃

作者:秦简

    434。尘埃落地

    “王爷,王妃。南诏女王王夫和西陵镇南王求见。”门外,秦风沉声禀告道。

    墨修尧点点头道:“让他们进来吧。”

    不一会儿,安溪公主等人便一道走了进来,安溪公主手里还抱着小王子,美丽的容颜上满是慈爱和欢喜。叶璃含笑看着三人道:“这么晚了,几位怎么来过来?”雷腾风看看叶璃二人,在看看安溪公主夫妇笑道:“大家都还没有歇息,本王不胜酒力就出来走走了。正好碰到南诏女王和王夫,听说他们过来求见王爷和王妃,在下也过来讨一杯茶,还请王妃勿怪。”

    叶璃莞尔一笑,“镇南王哪里话,请坐便是。”说罢有命人上茶。

    安溪公主抱着孩子,一刻也不远撒手。儿子的失而复得,让一贯坚强的安溪公主也差一点泪流满脸。叶璃含笑看着安溪公主道:“小王子可还好?”

    安溪公主连连点头道:“朔儿很好,我们过来…正想谢谢小世子呢,小世子…回来了么?”叶璃笑道:“在外面疯了一天,已经回房休息了。”安溪公主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笑道:“今日我在亲自跟小世子道谢。”

    叶璃看看安溪公主怀里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自己的小宝宝笑道:“我能抱抱孩子么?”安溪公主轻轻将孩子放在叶璃手中。小宝宝睁着大眼睛望着叶璃,倒也不哭。安溪公主不由笑道:“这孩子…出去一趟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往日里可认生的很。”说到这里,想起儿子这几天不知道受了什么苦,安溪公主又有些难过起来了。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不必大孩子,就算是受了什么苦自己也说不出来,也就更让人担心和心疼。

    叶璃看着安溪公主,轻声安慰道:“小王子看着没事,让人检查过了么?”

    安溪公主连连点头道:“沈扬先生亲自为朔儿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可能受了些惊讶,过几日就好。”

    “那就好。”

    坐在旁边停着他们说话的雷腾风有些惊讶的看向叶璃和墨修尧,“是小世子带回了南诏王子?”墨修尧不在意的笑道:“那小子胡闹,正好碰到墨景黎将小王子和他放在一起了。他放了一把火趁乱便让人将小王子带回来了。”

    墨修尧说的轻描淡写,仿佛墨小宝就真的是胡闹随便放了把火就走人一般。但是雷腾风等人却明白,一个才年方十一岁的孩子要在墨景黎的重重守卫之下放火然后趁乱逃走有多么困难。别的不说,若是换成一般人家这个年纪的孩子,只怕什么都做不了就只会哭了。

    “小世子年少有为,当真是虎父无犬子。”雷腾风赞道。

    安溪公主和普阿也连连点头,对于将儿子救回来的墨小宝同学心中是万分的感激。雷腾风喝着茶,一边随意的问道:“定王,王妃,不知道墨景黎……”听到雷腾风的问题,安溪公主和普阿也不由的望向叶璃和墨修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墨景黎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必须要立刻铲除的对象了。

    墨修尧挑眉,淡淡笑道:“很快就有接过了。”

    雷腾风扬眉,有些不信的看着墨修尧,“以定王和王妃的能力,墨景黎不可能蹦跶这么就啊。”墨修尧笑道:“跳梁小丑而已,镇南王何必在意他。这种小事,交给墨御宸那小子去处理就可以。本王搀和进来…未免有些显得仗势欺人了。”仗势欺人的事情定王殿下可不是没经验,不过用来欺墨景黎这样的角色,定王殿下还是觉得稍有些显得落了下乘。

    雷腾风眼中掠过一丝诧异,没想到定王府这么早就开始培养世子的能力了。因为在雷腾风看来墨修尧虽然可能是个很严厉的父亲,但是叶璃却绝对是一个心软疼爱孩子的母亲。再想想自己二十岁的时候还在父王的羽翼下自鸣得意,雷腾风也只能在心中暗暗摇头为自己感到羞愧了。

    安溪公主同样也是十几岁就开始以王太女的身份处理政事的人,自然不会对墨修尧的话感到惊讶。只是因为墨小宝救回了自己的儿子而分外感激。

    墨小宝住的院子在定王府内院的东南角。为了让儿子能够有足够的私人空间,叶璃和墨修尧在墨小宝到了单独住一个院子的年龄之后就将王府里仅次于正院的一个大院子连带一个小花园一起划到了墨小宝的领域范围。墨小宝在这里面干些什么或者怎么布置两人一般都不会管的。这院子的面积比起一般寻常大户人家的整个府邸也不遑多让,房间也多,许多时候徐知睿冷君涵等人也会在这里小住一些日子。

    墨小宝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冷君涵和徐知睿都早已经睡下了。他们年纪最小,一整天跟着墨修尧和秦烈到处跑,早就累得不轻。一回来洗漱一番就睡下了,墨小宝也不去打扰他们,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推开房间的门,墨小宝便愣了一下。一个冰冷而尖锐的东西正顶着他的腰,身后传来一股有些奇异的桂花香味,墨小宝皱了皱鼻子味道很熟悉,“墨景黎。”

    一只手在他身上快速的点了几下,墨小宝身上的几处重要的穴道被人制住。然后才有一只手将他拉了过来,有些阴暗的房间里,一个高大阴森的男子正满眼阴鸷的盯着他,果然是墨景黎。

    墨景黎拽着被点了穴道毫无反抗之力的墨小宝进了里间,才点燃了一边的烛台。房间里渐渐的明亮起来,墨小宝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定王府暗卫的服饰,过于苍白的脸色和阴鸷幽暗的眼神让他看起来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幽魂。

    “墨御宸,你真是好本事。”墨景黎盯着墨小宝,阴森森的道。

    墨小宝耸了耸肩,笑眯眯道:“你也不差,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摸进本世子的院子。是谁帮你的?只凭你一个人,绝对没有能力悄无声息的避开王府的暗卫进入本世子的院子。”

    墨景黎神色古怪的笑了笑道:“可惜,你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