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作者:秦简

    234。初见南诏王

    送走了安溪公主,徐清尘回头看着叶璃很是诚恳的道:“璃儿,大哥多谢你了。”徐清尘明白叶璃为什么拉着安溪公主说了那么多的话,她本人和安溪公主并没有什么交情自然用不着费这个心。

    叶璃做这些自然是不希望安溪公主一直放不下甚至对徐清尘由爱生恨。若是普通女子也就罢了,安溪公主身为一国王太女,所能发挥的能量太大了。若是当真钻了死角,未必不会让徐清尘头疼一阵子。何况,徐清尘虽然对安溪公主没有男女之情,却是当真拿她当朋友的。若是因此而影响了以往的交情也是一种遗憾。

    叶璃翻了个白眼,撇嘴道:“不用谢。大哥你既然对人家姑娘无情就少招惹一点儿吧。我可不能没事儿就给你挡桃花。”说到这个叶璃就不得不庆幸自己早就跟墨修尧成婚了而且是天下人公认的恩爱。每次跟着徐清尘走在一会儿,她被多少不明**的思慕着徐大公子的姑娘用眼刀甩啊。想起当年自己居然还骗安溪公主是徐清尘的未婚妻的事,叶璃就不由得不庆幸自己遇到的是安溪公主,要是遇到的是别的女子说不定就直接对她拔刀子砍过来了。

    徐清尘歉意的摸了摸鼻子,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真的没有想过要招惹什么女子,也并不是眼高于顶的看不上谁。只是确实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而已啊。

    “阿璃,我早就跟你说过,大哥是不会喜欢哪家姑娘的。”墨修尧从里面走出来,一手环着叶璃的腰将她带入怀中笑道。

    叶璃立刻想起当初墨修尧说的关于徐清尘的性向的问题,不由得脸色一僵。侧首去看徐清尘,却见徐清尘并没有丝毫反驳的意思心中又是一沉。她虽然不歧视断袖,但是也还是没有心理准备让自家大哥真的断了啊。更何况…这事要怎么跟大舅舅和大舅母解释?

    徐清尘看着叶璃脸色阴郁的模样,只当她为自己的事情烦恼,连忙道:“璃儿,你别生气啊。这种事也不是大哥愿意……”

    看着徐清尘难得担忧的模样,叶璃心中一跳。是啊,断袖这种事也不是大哥愿意的,这么多年大哥都不说,想必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清尘公子名扬天下,却是个断袖,传了出去……“我知道了,大哥你也别为难。以后璃儿不问就是了。”徐清尘一怔,对妹妹的善解人意很是感动,但是不知怎么的总觉得璃儿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那种包含着理解,同情,安慰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赶了几天路大家想必都累了,大哥,我先带阿璃回房休息了。”墨修尧慢条斯理的开口道。

    总觉得又哪儿不对劲的徐清尘挥挥手让两人自便,一边在脑海里将刚刚的对话重新浏览了一边,终于发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清尘公子温文尔雅的俊雅终于龟裂,脸色铁青的险些吓到从院里要往外去的卓靖和林寒,“墨修尧!”

    什么叫他是不会喜欢哪家姑娘的?墨修尧那混账分明是在暗示璃儿他不喜欢女子。在联想到前些日子璃儿看他的眼神一直有些古古怪怪的,徐清尘终于找到了原因和理由。想起墨修尧离去前给自己的那个似笑非笑的神色,清尘公子也忍不住咬牙,“墨修尧,你给本公子等着!”

    回到他们暂住的院子里,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安溪公主那位夫婿是哪个部落的人?似乎很了不得,你和大哥都会他们的语言。”墨修尧点头道:“是南疆最西南面的一个叫做白狼的部落。他们生活在深山里,从小就与猛兽毒虫为伍。族中男子几乎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猎手和弓箭手。另外他们跟一般的南疆人一样,同样擅长驱使毒虫,甚至是更为擅长。当年准备平定南疆的时候我就让人调查过他们,军中有几个人人学会了这种语言。我也是那几年闲着没事才学的。”

    叶璃坐下来,一边为自己倒茶一边思索道:“安溪公主之所以选在这个时候成亲,是想要白狼族的支持?”

    墨修尧点点头,在叶璃对面坐了下来。他们来南疆之前自然派人调查过安溪公主的婚事,墨修尧道:“现在南疆的局势对安溪公主非常不利。安溪公主却是需要南疆其他部落的支持。前些大哥一直在南边的时候还好些,这几年大哥在西北忙的团团转,安溪公主以一人之力要对付自己的父王还有舒曼琳谭继之以及那些各部落的首领,只怕也不容易。”

    “那……”叶璃秀眉微皱,有些担心的道。虽然从与安溪公主的交情来说他们应该帮助安溪公主。但是从现实的国与国之间的稳定来说,一个混乱的南疆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

    “我们尽量不要介入其中。”徐清尘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已经恢复了俊雅温和的清尘公子走了进来,只在看到墨修尧的时候眯了眯眼睛。看着叶璃道:“我和安溪公主的交情是一回事,介入别国的内政是另外一回事。从前只是以我个人和安溪公主朋友的身份,但是现在咱们的一言一行就代表了西北的立场。所以,决不可出错。”叶璃点点头,有些担忧的问道:“会不会让大哥为难?”

    徐清尘摇头道:“安溪公主知道分寸。”

    叶璃想了想,道:“老实说,若论治国之道安溪公主或许颇有天赋,但是若说是勾心斗角,安溪公主只怕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咱们若是袖手旁观,安溪公主一旦败落南疆落入舒曼琳手里,对西北也没有好处。”

    徐清尘沉默了片刻,道:“回头我会找安溪公主谈谈。咱们可以暗中给予一定的帮助,但是不能明面上站在任何一方。南疆的事务与我们无关。”叶璃点头道:“我明白了。”看着徐清尘从容优雅的神态,叶璃心中轻叹。大哥有的时候真是理智的让人感到无情,或许在大哥心中安溪公主虽然是朋友却终究还是不及亲人重要吧。毕竟,西北才是他们的家。

    毕竟远来是客,第二天一早叶璃一行人就进宫去将南诏王去了。依然是由安溪公主亲自陪着进宫的,有了昨天的见面和谈话,普阿再见到他们就熟悉和善了很多。青年人也很爽朗的用自己习惯的语言向他们打招呼。虽然以前来过南诏,但是这却是叶璃第一次见南诏王。南诏王穿着一身南诏特有的锦缎和绣工做出来的衣袍,整个人显得金碧辉煌。头上戴着一个黄金打造的镶着绿宝石和璎珞的华丽皇冠,整个人看起来金灿灿的让人眼前一亮险些闪瞎了眼睛。整个宫殿也同样充满了一种与中原完全不同的华丽风情。